FC2ブログ
今天終于知道上次聽到的樂曲叫什麽了,是根據白先勇先生的小說《孽子》改編的同名電視劇中的原聲音樂,叫《戲水》。真的是很好聽,一直都很鍾情于大提琴婉轉的旋律。

《孽子》是白先勇小說自選集的第三本。它是白先勇創作生涯中唯一一部長篇,也是最獨特的一部作品。這部長篇以第一人稱的敘述角度,聚焦台北中央公園裏一群淪落少年——“青春鳥”,細膩描述了他們不爲人知的生活,他們被社會、家庭、親人所抛棄的痛苦曲折的心路曆程,令人震撼,發人深省。白先勇把深切的同情與憐憫給予這群寒夜中的孩子,他的作品由此充滿人性的光輝:“寫給那一群,在最深最深的夜裏,猶自彷徨街頭,無所歸依的孩子們。”

這真是叫人快樂而又流眼淚的音樂,可是找了好久的聯接都不大好,現在博客裏的很卡,我會繼續找到比較好的連接。
... 続きを読む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2006.03.20 無聊人生


這個時候還沒睡覺,朋友提醒我要早點睡,明天不要遲到。最近看了一個人的MSN空間,在裏面聽到了一首音樂,我不知道是什麽名字,是由大提琴和鋼琴演奏的,但很好聽,真的很好聽,讓人感覺惬意又有點庸懶,同時又有點壓抑的心酸,就好象我們現在的生活一樣,總是給我們希望但又一次次的讓我們失望,身邊充滿了無奈,但還是要給自己打氣,告訴自己要好好的活下去,要有信心有激情,這樣的生活想來是有點心酸。也許每個人都是這樣,但我們好在還可以選擇,選擇忘掉或記在心上,可以選擇不要去想,把不好排除腦外,有自欺的成分,但只能這樣。人生是由很多的無奈妥協組成的,這個我們別無選擇,既然人人都這樣,那就一起度過這個無聊人生,活著也許是我們最大的妥協吧。
2006.03.19 頭發在生長
這個題目是很就以前就想寫的了,但一直很懶,不願意去寫,晚上的時候和朋友在外面吃飯,現在有點累,但還是不想睡。

在我的記憶中我頭發長的時候並不多,也就在小學一年級的時候紮過半學期的辮子,其余的時間好象基本上就都是短頭發了,在高中之前頭發短的不象話,其實高中的時候也沒長到哪去,只是我自己覺得和以前比長了,但在別人眼裏還是沒什麽區別的。在高三的時候我才開始不那麽狠狠的剪頭發,要考專業課的時候,那段日子天天在畫室裏面,發現它居然悄悄的長了,一直到高中畢業沒怎麽剪,大概剪過1,2次。記得大學報到的時候我是紮著辮子去的,在那個夏天裏我一直都是紮著那個短短的翹的老高的辮子,再後來就覺得越來越長了,就沒什麽耐心,就一修再修。在前天我把頭發又剪短了,以爲自己留了好久長頭發,應該夠了,女孩子怎麽都該紮一次辮子的,其實想想才一年的時間,可是我卻覺得過了好久,可能是這一年經曆了很多事情,人也跟著長大,所以才會覺得經過了很久,真是這種感覺,有時候和朋友回憶以前的事情,想想大多也是在這一年裏面發生的,一年的時間真的可以讓一個人長大,真是難忘的一年。

以爲過了好久的我們其實才經過了一年,卻都改變的了這麽多。一年,足可以物是人非了。

我的頭發還在繼續生長,我想它還會變長,在長長短短中,經過一年又一年……

2006.03.12


天那~!!今天本来就很烦,写了篇叫“烦”的日记,却没发表出来,什么都没了,天那!崩溃中……爆走。

今天的确很烦,在回家开门的那一刹那心情就彻底坏掉了,最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的烦,感觉很不顺,虽然我知道每个人都有不顺,谁都不会事事顺利,可我却还是在烦着。烦到不想再继续说下去。

烦那,烦那,烦那烦!
2006.03.09 說點什麽吧


好幾天沒更新了,有點過不去,這周的設計作業沒有完成,原因是前3天的專業課我都沒怎麽上,我失言了,本來說好這學期要好好上課的,開學的第一周還可以,但這周基本是天天遲到早退,導員說如果我以後不遲到他給我買橘子吃,記得以前是說要是再遲到給他買橘子的,現在怎麽反過來了?!貌似導員對橘子情有獨鍾。下周二還要補考,上學期很不幸挂了一科,還是沒有看書,一點准備都沒有做,再這樣就只等著大挂了,決定周六周日把書帶回家看看,平時上學連個包都不背,所有東西都放在學校。晚上和朋友在外面吃的火鍋,一不小心手被燙了個泡,的確是我不小心。這幾天都比較能吃,不知啥原因,還總愛在下午以後吃,上午就一直餓著。希望下周一切都會有個好轉。

天氣預報說明天有雨,不喜歡這個時候的雨,還沒完全暖和,就濕濕的,讓人很不舒服,而我在這個季節又偏不愛打傘,最近有點煩了……看什麽都挺討厭的。
2006.03.05 社會大熔爐


身邊大部分朋友都在上學,但也有部分朋友早就離開學校進入社會了,進入社會的人和我們在學校裏人想法有時候有挺多不同的地方,突然覺得在校園裏的我們其實是挺幼稚的,看著那些早就在社會裏面的朋友,他們一天天都在幹些什麽,都在怎麽辦事,就覺得自己在學校裏其實什麽都學不到,天天養尊處優,好高骛遠,從來沒真正的去經曆過什麽,也從來沒遇到過真正的困難,那些所謂的困難,在朋友的眼中都成了些小事情。我才發現以前不願長大的我其實一直都渴望去經曆些事情,哪怕是挫折。這代表我其實已經長大了,我第一次渴望長大,因爲我想獨立,想做個獨立的人,想用成人的方式去處理事情,想有我自己的生活。

但我知道這還都不能馬上實現,我還在校園裏面,在父母眼裏還是孩子,他們怕我在外面受委屈,怕我吃虧,總是不愛松開手。我知道這還需要時間,我在這時間裏面准備,其實沒什麽好准備的,當一個人進入了社會後,你就會不斷的被同化,不斷的學習適應社會,跟上社會的節奏。其實在社會中學到的東西往往要比在學校中學到的有用的多,如果你不去學習和適應,就會有很多的釘子在等著你,漸漸的,我想無論是誰都會學會躲開釘子走路的,這就是社會,有點強制性的。其實我最最渴望的是想擁有自己的生活,我想要體會更多,經曆更多。


一個人到底能不能確定自己心裏的真正想法,能不能知道自己的心裏到底有沒有一個人呢,有些人是可以的吧,但我覺得大部分人還是不能夠准確的知道的,這就是人心,說不清道不明的人心。男人和女人對愛情的出發點不同,女人是用心來感受,而男人則是以性爲出發點的。看著身邊的人們,分分合合,哭哭笑笑,也許他們都不知道自己的心裏到底在想些什麽。有時候很想質問,到底有沒有對方,要是有,那爲什麽還能做出這樣那樣的事情來互相傷害,嘴上說有但做的事情卻是相反的;要是沒有,幹嗎還要綁在一起,搞到大家身心疲憊,但那畢竟是別人的心,別人的幸福也與我無關。
2006.03.02
上學有一陣兒了,放學不晚但回家有點晚,就有點懶了,腦子裏有挺多的東西想說說,卻懶的去組織語言,算了,等想說的時候再說吧,就想說的是,活的積極點吧,一天哪有那麽多的不高興,就算不高興也別總把死字挂在嘴邊,不好,再說你要是總提那還有人會去當回事嗎?真想死的人是不會去挨個人告訴的,要死就自己安靜的去吧,既然沒做到,那就他媽的給我好好活著!別掃了大家的興。